李成發 (痛風)
02服完兵役踏入社會, 由於從事業務工作, 開始有喝不完的酒攤, 也發覺自己真是個酒國英雄, 千人皆醉, 惟我獨醒。
三十歲開始創業, 憑恃著自身的好酒量, 夜夜笙歌到處營造良好的社會關係.  過了五年, 終於擴大公司規模, 由一家三人的小公司變成二十人的中小企業. 民國82年底, 在一次飲宴的隔天起床, 發覺腳掌踵大疼痛無法站立.  在同學的好意帶領下, 到泰山的一家頗有名氣的國術館進行推拿, 結果隔天更慘, 幾乎無法下床。
公司同事到家中探視我, 由於他患有痛風, 告知可能是痛風引起, 因此介紹我到和平醫院掛痛風名醫陳清朗博士的門診. 經過幾次的治療之後, 終於暫時解決腳痛之苦, 也在陳博士的引薦下與痛風協會結下不解之緣。
服藥之初覺得天天吃藥很麻煩, 再加上”道聽塗說” 說長期服藥可能會傷腎, 因此也試著找中醫偏方嘗試, 結果是效果不彰. 另外, 我並不是一位很聽話的病人, 有時中斷一段時間不吃藥, 結果腳疾又發作, 才趕快吃止痛藥後再正常服藥一段時間…..周而復始, 痛苦數回未能記取教訓. 直到有一天聽到陳博士說兩害相權取其輕, 長期服藥並不會造成腎臟太大的傷害, 才幡然醒悟; 到此天天正常服藥, 也不再受痛風之苦。
有一句老話名言 “不聽老人言, 吃虧在眼前”, 但是大多數的人都不聽別人的經驗勸告, 往往必須自身去經歷過, 才能徹底明白. 如同酒駕一般, 等到被抓被重罰後, 才能深深體會。
現在的我就像沒有痛風的人一樣, 每三個月體檢一次, 尿酸值三點多; 跟正常的人最大的差別就是一天吃一顆痛風藥, 好像多吃一顆維他命.。
時光荏苒, 進入痛風之友協會已經二十二年, 協會所有成員都有一個使命, 就是要告知所有得到痛風的病友, 乖乖地按時門診, 聽從醫師的指示, 按時吃藥, 從此不再痛風上身。

吳志鴻 (痛風)
吳志鴻  我在25歲剛服完兵役後,於真理大學補修學分並準備出國修管理碩士研究所;突然某天早晨起床時腳大姆指旁紅腫以致無法碰觸地面下床行走。

一開始以為是扭傷,所以就至傳統的國術館醫治;一週過後未好轉,只好求助西醫至醫院檢查,醫生先開了止痛藥及類固醇俗稱"美國仙丹"讓我服用,吃了一兩天後就可以走路。因是第一次未特别注意,沒有將醫生所説"疑似痛風"的警告放在心上,雖然在美國唸書期間痛過一次,而吃吃止痛藥也就好了。回國上班後,隨著疼痛的次數增加及家人也有人發作(父親及哥哥),所以每次發作就只能至醫院的類風濕科拿葯,而且都拿止痛藥丶類固醇及秋水仙三種藥;一般人都有常期服藥㑹傷身傷肝又傷腎的觀念,而長期服用類固醇會造成月亮臉,秋水仙的副作用會造成腹瀉,醫生還説要吃藥吃到腹瀉才有效,所以藥就不痛不吃且高普林的食物盡量不吃,但偏偏又無法完全忌口;曾經吃完喜宴後即克發作以致痛到差點無法開車回家,也常痛到無法上班讓主管特別注意。

同事(現任理事長戴瑞龍先生)也有痛風但控制得很好,因緣際會中得知他參加"中華民國痛風之友協會",其它同事有人痛風發作還向他借藥服用,而經他的推薦參加協會且讓協會顧問醫師陳啓源先生診察;經陳醫師定期的看診及精心的依檢查報告調整用藥,使我信任他丶配合他,開始乖乖的天天服藥,真的是讓我發作次數大幅度減少,而且半年後尿酸指數從以前最高約 12降至 5或 6,到現在能正常飲食甚至偶爾也能吃大餐;也體認到這種是家族病史,但配合醫師的診斷及調養也㑹恢復正常.  在此與大家分享。謝謝!